武侠古典

【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】(15)作者:p474400487

9.7

【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】(15)作者:p474400487

字数:70


  林虎赤裸平躺在床中央,一边是全身赤裸的紧闭眼睛睡着的,娇体雪白,肌肤粉嫩,馒头大还在发育的娇乳,脸色红润,样貌清纯靓丽,表情满足的罗雯雯,一边是全身赤裸,肌肤白嫩如玉,秀发凌乱,樱唇艳红诱人,饱满柔软的圣峰,褐色坚挺着的奶头,丰满弹性十足的翘臀,侧身对着他枕在手臂上,眼睛水汪汪,眼神异样,却又柔情似水看着他,脸色红润,样貌端庄艳丽,散发成熟娇艳气质的美妇吴娇……

  林虎没有睡觉,察觉到吴娇的注视,不由扭头一看,顿时,林虎有种奇怪的感觉,明明眼前的成熟美妇,在他眼中虽然确实不错,但是在他生前女子中,她也就算勉强达到中上级,离极品还有不少差距的级数,可是,不知为何林虎看着吴娇却感觉她异常吸引似得,身体的软塌塌的阳具开始有坚挺而起冲动,这种感觉让林虎不太喜欢,因为他感觉身体有些不受控制,他当即细想一下,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,这具身体的原主人,也就是真正的林虎,而不是他威鸣天,身体这时的本能反应,应该是真正的林虎,生前因为太过喝望吴娇,加上经常用幻想她来滋味,久而久之,身体就本能的对吴娇做出喝望的反应,也因为如此,所以刚重生没多久的威鸣天还无法彻底掌控身体,因此身体还是本能的对吴娇有反应了……

  林虎感觉阳具越来越坚硬了,内心不由冷哼一声道:哼,区区一个姿色还算可以的女子,就让这个身体的人喝望如此,甚至死后本能还对她做出如此反应,简直就是乡巴佬,废物一个,,不过话说回来,没有这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,我还没有彻底掌控身体呢,不过不要紧,现在这母女已经被我征服了,刚好用来彻底掌控身体的玩物,。

  林虎如此想完后,一把将吴娇的娇体摆正躺在床上,然后翻身一压,对着她的红唇就是吻下去,双手一手按在饱满柔软的乳房上揉捏,一手直接伸到她秘处抚摸起来……

  至于吴娇一点反抗的意思也没有,张开嘴唇让林虎舌头入侵,接着就主动的娇舌跟他交缠,双手抱着他后背,并来回轻扫抚摸,感觉秘处被抚摸,美腿主动竖立分开,方便他的抚摸,不过,虽然她的行为是主动的,但她此时的心很烦很复杂,一边主动跟林虎热吻,一边不禁回想是不久前的事情……

  今天是星期六,罗雯雯不用上课,一般来说睡得很晚才起床,而今天很以往一样,一大早吴娇的老公罗智明,就在她还在熟睡时,将她的睡衣小心翼翼的脱清光,而熟睡的她,跟以前一样,朦胧中感觉到奶头被吸吮,秘处被手指抽插,原本以前这种情况她不会睁开眼睛,任由老公索取的,不过在上次昏睡时误以为林虎是老公,因此跟他主动的欢好后,这次她朦胧中感觉到美妙感觉后,急忙就睁开了眼睛,不知什么原因,可能是怕在主动欢好后,睁开眼睛的男子不是罗智明的原因吧……

  吴娇的醒来罗智明当时就知道了,跟她温柔说一声:老婆你醒啦,来,你那里好湿了,让我爽一爽……她发现眼神的是罗智明时,她不由放心下来,主动的分开双腿,方便迎合他的阳具,同时内心想到那天的事情她就一阵悲伤了,可是当熟悉无比的阳具,插入秘处内时,她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林虎粗大的阳具插入时,比此刻更加充实的快感,随着她与罗智明热吻,秘处迎合阳具抽插时,脑海里很自然,带有怀念,喝望,又带有背叛对不起老公的悲伤,不禁想起重生后的林虎,将她压在身体,使用高超的性爱技巧,让她得到从没有感受过,让她抛弃道德,抛弃一切沉沦其中的快感,不知是不是尝试过那种语无伦次的快感,现在被罗智明抽插,揉搓,抚摸时,没有了以往的美妙快感,不过她还是能感觉到阵阵的快感,然而这些阵阵的快感不但没让她得到行为的释放,反而让她内心的性欲越发强烈,当她内心的性欲达到顶点时,要追求更加美妙的快感时,哪知道罗智明已经泄了,,她当时恳求他继续,不过多年的夫妻,性爱也就是为了解决性欲而已,哪里还有以前相恋时那种恨不得每时每刻性爱的热情内,加入罗智明年纪也不少,一般来说泄了一次就不想再要了,除非让他喝望的女人才会继续索取……

  果然罗智明泄了一次后,就不再继续了,拔出阳具就下床洗漱去了,只是跟吴娇道歉一声,叫她自己弄出来,,吴娇当时性欲强烈的几乎失控了,一边自慰一边恳求罗智明再操她一会儿,哪知被罗智明嘲讽,说她性欲太强,他满足不了,还警告她,最好不要让他知道她给绿帽他带,不然有她好看……

  吴娇内心当时就是一惊,然后就是悲伤委屈,明明是罗智明没有让她得到满足现在又说她性欲强,接着就是一阵吵架了,最后罗智明满脸难看的离开了家……

  中午时分吃过午饭,罗雯雯突然跟她说,林虎发短信要她们到哪里,吴娇与罗雯雯一时间慌乱了,她想到早上罗智明的话,她就是委屈的很,最后打扮一番后就跟罗雯雯出门了……

  再来到林虎宿舍,林虎坐在她们中间,一边跟罗雯雯热吻,一边抚摸伸入她内裤抚摸她秘处,她跟罗雯雯当时一边挣扎,一边说求他放过她们,可是没挣扎几下,她就被完全高超的御女手法,使她的性欲完全挑逗而起,加上早上得不到的满足,让她放弃了挣扎,不过她求林虎,放过罗雯雯,她愿意让他为所欲为……

  当时林虎说只要罗雯雯能忍着不求他干她,他就放过她,接着他就将她的衣服脱光,热吻她片刻,一手抚摸罗雯雯的秘处,一手抚摸她的秘处,再次感受到这样语无伦次的快感,吴娇起初以为能忍受的,可是在享受时,她知道错了,当时她情不自禁的握住林虎的阳具,往秘处塞去,还开口求他操她,没有意外,罗雯雯一边被林虎吸吮樱桃,一边被他手指抽插秘处,一边看着仰慕的母亲被他抽插得,娇喘娇吟不已,在吴娇泄了一次时,她就急忙扒开秘处求林虎操她,接下来,她跟女儿罗雯雯就主动热情的回应迎合林虎,直到此时,她与罗雯雯都高潮了两次,而林虎却分别内射她们一次……

  此时的吴娇,内心很是复杂,又是喝望被林虎操,又是因为背叛罗智明感到悲伤,但是她的本能却是在主动热情的回应迎合林虎,甚至她感觉自己在索求追求这种语无伦次的快感……

  「啊哈,。呼,啊哈,。好舒服,啊哈,好美,啊哈,。」随着抽插吴娇的脑海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抛弃了,只想尽情的享受这种无法形容的快感,她双手紧抱林虎身体,,双腿交缠在他腰间,微抬翘臀,迎合林虎高超的御女抽插技巧,半张红唇,眼神迷离陶醉,脸色艳红,样貌妩媚迷人的发出娇喘酥软的娇吟声……

  「啊哈,啊哈,不行了。啊哈,太厉害了,啊哈,啊,,来了……噢……」吴娇只感觉全身酥麻浑身无力,无法形容的快感让她沉沦,娇体的痉挛,她内心感觉愉悦喝望,接着她感觉,眼前一黑,极度舒爽舒畅的高潮,让她忘记了所以,紧抱林虎,仰头发出欢喜的呻吟……

  片刻,罗雯雯眼神迷离陶醉,满脸艳红,双腿架在林虎肩上,双手不停揉捏自己馒头大还在发育的双峰,仰着头,张大樱唇,发出甜美的娇喘呻吟:「啊啊,啊,呼,啊啊,,好牛啊,啊啊,好猛,好粗,啊啊,,好舒服,啊啊,,妈妈,我好喜欢这种感觉,啊啊……」

  全身无力满脸潮红的吴娇闻然,看着林虎猛烈的抽插女儿秘处,眼神异样连连,不过没有任何动作,闭上眼睛享受高潮的余蕴,什么也不理,什么也不想……

  「啊啊,妈妈,啊啊,我,啊啊,我不行了,啊啊啊,,妈妈我又要来了,啊,,。」罗雯雯脸色潮红,扭头看着闭眼脸色艳红,样貌妩媚迷人的母亲,满脸陶醉满足,眼神迷离失神的娇喘痉挛不已的享受美妙的高潮……

  「啊啊,啊,求你先等一下,啊啊啊,这种我受不了,,噢噢,妈妈求我,,噢噢,,」罗雯雯的高潮,林虎没有理会继续猛烈抽插,顿时她就受不了了,满脸一阵扭曲,表情看似痛苦,又似享受,一边娇吟,一边求救……

  其实林虎操罗雯雯前后也不会是几分钟的时间,吴娇这时才从高潮的余蕴中回过神来,闻然睁开眼,看见罗雯雯如此表情,知道她此刻又是痛苦,又是愉悦,因为她不久前试过,那些极度的敏感让她喝望又痛苦,她立刻张开大腿,一手掰开秘处,娇喘道:「呼呼,求你放过雯雯,你要干就干我吧,我还能承受得住……」

  林虎闻然,扭头看着吴娇满脸心痛羞涩的看着罗雯雯,平躺床上,双腿竖立大张,一手手指掰开流着白色精液的秘处,当时就要拔出阳具来,不过就在这时,罗雯雯却紧抱他的腰间,眼神喝望迷离看着他,有些扭曲的清纯靓丽脸庞,眉头紧皱,脸色潮红,此时却恳求他娇吟道:「噢噢,噢,求你不要离开,噢噢,继续操我,噢噢,,妈妈我感觉快要死了,噢噢,太舒服了,噢噢……」

  林虎见状没有继续拔出阳具,而且还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顿时罗雯雯娇体颤抖起来,仰头「哦哦哦」的淫叫不停,猛烈的抽插几十下后,罗雯雯脸色痛苦,眼神陶醉迷离,甜美娇吟道:「噢噢,,妈妈我又要来了,噢噢,,啊,,不行了,哦哦哦,要死了,哦哦,啊……」

  痉挛的娇体突然一僵,罗雯雯双手紧抱林虎的屁股,仰头大声娇吟道:「啊,,好烫,啊,,妈妈我会不会怀孕的,啊,,」

  片刻,林虎粗喘,满身大汗的躺在床中央,一边的罗雯雯满脸潮红,眼神迷离爱慕的枕在他手臂上,全身酸软的无力抱着他,另一边,吴娇眼神复杂,异样的枕他另一只手臂上,看着他黝黑的普通脸庞,感受全身的酥软无力,满脸艳红满足的闭上了眼睛!!

  不知过了多久,罗雯雯与吴娇穿好衣服,看着床上还是赤裸,紧闭眼睛的林虎,她们不约而同的看了他软塌塌的阳具,满脸红润,眼神异样的偷偷离开了,当房门关上后,眼睛紧闭的林虎,嘴角一咧,淫笑一下……

  ……

  施洁儿紧闭的眼睛一动,睁开了朦胧的眼睛,抬头一看凌战的清秀脸庞,不要想起睡觉前跟他,不,是被他的高超性爱技巧搞得她快要舒服死了,想起刚才已经淫荡无比的画面,施洁儿不禁脸色艳红起来,满脸羞涩,眼神却迷离愉悦,不由来抱着凌战的娇手,加大一些力度,然后仿佛想起什么,愉悦的眼神不由一黯低头,无奈又悲伤的叹了一声轻声道:「哎,,我又因为醉酒跟其他人发生关系了,……」

  紧闭眼睛的凌战,忽然睁开眼睛,眼神清澈的低头看着娇艳妩媚的脸庞,开口温柔问道:「怎么,难道你醉酒跟很多男人发生关系吗??」

  施洁儿闻然,内心一惊,当时就慌乱了,立刻抬头看着凌战清澈的眼睛,急忙慌乱解释道:「啊,你醒了,我,我没有,我,不是你想的那样跟很多男人发生关系,只是,呜呜,只是,呜呜,,我不知道该怎样说,呜呜,,凌战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个随便跟陌生男人做的贱女人,呜呜,其实我不想的,呜呜,凌战你会不会不要我,呜呜,求你不要离开我,呜呜,只有你不离开我,,呜呜,你爱怎样玩我都可以,呜呜……」施洁儿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而且还很伤心的哭,紧抱着凌战,恳求他不要离开他……

  凌战见状急忙紧抱施洁儿的娇体,并温柔道:「放心我是不会随便抛弃我的女人,只有你不抛弃我,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,而且我是不会介意你之前的事情,即便你真的跟很多男人发生关系,我不管你是愿意,还是不愿意,我都不会介意的,这一点你要相信我,好不好!!」

  施洁儿闻然,哭得更加厉害,紧抱他的身体,流着泪点头道:「呜呜,,嗯,呜,我相信你,呜呜,我相信你,呜呜,,」

  房间中回荡着施洁儿的哭泣声,不知道过了多久,哭泣声变成哽咽声,然后哭得眼睛红肿的施洁儿,忽然就主动的吻着凌战的嘴唇索吻,凌战当然来者不拒,当时就回应热吻她……

  房间中,施洁儿压着凌战,被子翻盖她的光滑后背,两人拥抱着热吻,舌头与娇舌交缠,,嘴唇与浅粉色樱唇摩擦,混合后的唾液,被两人争夺吞咽,良久,两人喘着气,感觉呼吸开始困难了,当即默契的离开对方的嘴唇,看着施洁儿娇艳红润的脸庞,凌战翻身一压,在施洁儿耳边吹了一口气后,温柔道:「老师,你好美……」

  施洁儿闻然,感觉心里欢喜,眼神愉悦,脸色殷红,满脸害羞回答道:「嗯,你好坏,都已经将人家那个了,还叫老师,,是不是故意取笑我的,,嗯,以后不要这样叫,好不好,你这样叫我,我……」

  没等她说完,凌战就打断戏谑道:「你怎样了,啧啧,你听见我这样叫不知道多刺激吧,不让为何这么快就湿了,啧啧,你其实不知道多想与你的学生做爱吧……」

  施洁儿闻然顿时,满脸艳红,表情慌乱不知所措,急忙解释道:「我,不是,,我不是这种,嗯,,嗯,人,,嗯,你好坏,就知道欺负我,,嗯,不要再摸了,嗯,我会受不了的。嗯!!」

  凌战一边一手抚摸施洁儿的秘处,一手撑着,支撑着身体,一边看着有些慌乱的施洁儿,不由淫笑道:「啧啧,受不了,你就打开双腿,并对着我说,同学快操老师我,那么我就让你所愿,如何!!」

  施洁儿听见后,看着凌战淫邪的笑容,又感受秘处被抚摸传来的美妙快感,她当即就羞涩不已,恳求凌战道:「凌战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坏,嗯,嗯,连老师都敢欺负,嗯嗯,。不要,再,啊,,别插,啊,好痒啊,啊,凌战我想要,啊,给我,啊……」

  施洁儿的话凌战听到,不过他不为所动,手指加大速度,抽插秘处,顿时,施洁儿就娇吟连连,眼看不按照他的做法,他就不会用阳具抽插的模样,施洁儿内心不由一阵强烈的羞耻,同时还有异样的刺激,,内心挣扎几下后,最后双手捂脸,娇嗔道:「嗯,,你这个大坏蛋,啊,人家本来求你给我都已经,啊,很害羞了,啊,你难道就不能让我保留最后的一点尊严吗,啊,非要我说那种话,啊,啊,,我,啊,我说了你是不是就给我,啊……」秘处内的手指高超的御女抽插手法,她只感觉内心无尽的性欲被挑逗起来了,现在她只想尽情的释放,尽情的享受,因此内心的挣扎已经越来越弱……,凌战将身体看着捂脸的施洁儿,看着她饱满雪白的柔软双峰中央,粉色娇嫩软绵绵花生米大的樱桃,慢慢因性欲坚挺而起,最后成为两颗坚挺殷红,带有无尽诱惑的葡萄大奶头,同时还感觉秘处流出一股温热的淫水,是本来就湿润的手指,更加湿漉,不过这样他更加确定了施洁儿的特殊爱好,淫笑着回答道:「嘿嘿,,当然,你只要告诉我,你是不是幻想过与你的学生做爱,你是不是觉得很刺激,我就让你享受欲仙欲死的快感……」

  施洁儿闻然,娇体不由来一僵,接着捂住的双手急忙打开,脸色艳红,眼神慌乱,眼睛蒙上一层泪水,解释道:「啊,我,我没有,啊啊,,你不要这样乱说,啊,啊,」

  凌战内心回到,只是眼睛戏谑的淫笑着看着她,手指抽插秘处的手法一变,顿时,施洁儿内心的性欲就完全被引发而出,之前感觉秘处又痒又舒服,现在随着凌战的手法变化,她只感觉秘处痕痒无比,全身感觉被无数蚂蚁啃咬般难受,也因为如此,她内心最后的尊严心也随着无尽的性欲而消失了……

  施洁儿刚才眼中的慌乱被喝望代替,眼睛泪水汪汪,满脸恳求喝望的看着凌战,双手快速伸到下身,握住粗长坚挺坚硬的发烫阳具套弄,并娇吟道:「啊,啊,。好痒啊,啊,,我说,啊,我确实跟前男朋友做爱时,啊,脑海幻想过班上的男生,啊,我还幻想过被班上的男生强奸,啊啊,好痒,啊,我确实觉得很刺激,啊,啊。好痒,啊,凌战同学求你快操老师,啊啊,」

  凌战抽出手指,将湿漉漉沾满淫水的手指,塞入施洁儿的口中,然后淫笑一下道:「呵呵,竟然有这种爱好,你真变态……」

  施洁儿一边吸吮口中的手指,一边满脸羞耻,眼神喝望,,被子内的双腿早就大大分开了,握住粗长的阳具对着湿润的秘处口,然后一手将凌战的手拿来,喝望恳求道:「嗯,我,我,呜呜,,我就是变态,呜,,我就是喜欢被学生操,,呜呜,凌战同学求你快点操老师,呜,,老师哪里好痒,好想要。呜呜……」秘处的痕痒,内心的强烈性欲,羞耻无比的施洁儿,忍不住哭了出来,并恳求凌战给她……

  凌战看见施洁儿流着泪,眼神喝望,脸色艳红,娇艳的脸庞既可怜楚楚又妩媚迷人的模样,也不由来看呆了,不过也就一个呼吸而已就回过神来了,,内心说话,下体用力一挺……

  「哦,,好涨,噢,好粗啊,顶到里面了,噢,好舒服……噢,,」

  「嗯,夹的好爽……」

  施洁儿与凌战感觉完全合为一体后,不禁发出并说出各种所感受的感觉……
  由于最后的自尊心都被凌战无情的撕烂,施洁儿已经不用再压抑内心的想法,因此,她这时是疯狂的,只见她流着泪,双腿交叉缠绕凌战腰间,可怜楚楚的娇吟淫荡道:「噢,,凌战同学你哪里好粗好长啊,噢,老师哪里都被你的小弟弟填满了,噢,,求你快操老师,噢,老师好想被凌战同学你操。噢……」

  凌战也不废话,当即就张口吃下其中一个坚挺的樱桃,双手抱着施洁儿盈盈一握的柳腰,没用运用高超的御女技巧,阳具只是本能的猛烈抽插,湿润紧窄的秘处。

  「哦哦哦,,凌战同学你好厉害,哦哦哦,老师被你操的,哦哦,好舒服,哦哦,好美啊,噢噢,老师爱死你了凌战同学,哦哦哦,」施洁儿此刻感觉浑身无力,秘处内的粗长阳具猛烈抽插,传来无法形容的快感,每一下的进出她都清晰感受到,阳具的粗长,出的时候秘处空虚,难受,进的时候,秘处充实,发涨,而且还顶到花心,带来极度美妙的快感,加入凌战本来就是她教过的学生,她的性爱好,使她更加得刺激,更加有快感,所以此刻她是疯狂的,脸色艳红,娇艳的脸庞露出享受的表情,眼神陶醉愉悦迷离,挺胸让凌战尽情吸吮奶头,一手爱抚他的脑袋,一手揉捏自己的乳房,张开浅粉色的樱唇,尽情毫无保留的发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,感受,没用任何的做作,通过嘴巴发出悦儿酥软的娇吟道……
  「哦哦哦,,凌战同学,噢噢,老师快不行了,哦哦哦,啊,要来了,哦哦,噢……好美啊……噢,。」施洁儿满脸潮红,眼神迷离陶醉,娇体痉挛的享受让她沉沦的高潮……

  「哦哦哦,凌战同学等一下,哦哦,老师刚高潮,哪里好,哦哦,敏感,噢噢,你等一会在,噢,操老师好不好,哦哦,,嗯,哦哦,凌战同学你,哦哦,,不要拔出来,噢,都射在里面,噢,噢,啊,好烫啊,啊……」施洁儿双手抱着凌战的屁股,抬起翘臀,感受秘处内的阳具,喷射出大量精液在体内,满脸一阵欢喜,眼神陶醉的享受着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wj522 金币 +8 感谢分享,论坛有您更精彩!  

影片评论

首页

长视频

短视频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